为什么我的期末考考得这么好

为什么我的期末考考得这么好

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理由如下:

  1. 吸取经验,为下次做准备。虽然可能不一定会遇到同样的天时地利人和,但是尽量朝这个方向靠近也是好的。
  2. 给自己打气。在未来回首时,可以看到,我曾经考过一次连我自己都忍不住发文章来表彰的好成绩。
  3. 也许对别人有帮助。
  4. 这个主题让自己在撰写时的心情很愉快。愉快总是好事。

那么接下来进入正题,我将从多方面、各方面阐释一切我认为合理的理由。

1、我穿了一件红衣服。

我相信,一件颜色亮丽的新衣服不但能让上帝从芸芸众生中挑中自己,同时也能让自己更有自信。那一天全身的红黑搭配连我自己都要被美翻了呢~~~!我知道了,我肯定是从别人眼神的反光中看到了自己的美,然后高兴得超常发挥了,哈哈哈哈!!

2、家里有一台电脑让我很安心。

我敢说,电脑被搬出我家是我前一段时间失意的重要原因。电脑对我来说并不是时时刻刻必须沉浸其中的可卡因,但是至少在我需要它时,它必须在我身边。

我无法忍受手里的安卓机想刷 ROM 却连 ROOT 都没有搞定;
我无法忍受想发表长篇大论只能靠着诺基亚的九键拇指键盘,而且经常性地发表失败同时存稿不在;
我无法忍受同计算机、同互联网脱离联系,在失去电脑的日子里,我曾经一本一本的买杂志,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自己依然沐浴在IT的阳光下。可是,我失败了,杂志再多,也只是纸张,我需要超链接、我需要无限止的拓深、我需要只担心时间过完而不必担心杂志翻完的安全感;
我无法忍受妹妹来我家时用我的电脑看台剧、视频加载慢就摔我的鼠标、用着 Chrome 抱怨功能太简单、在桌面上留下某某影音某某视频的图标、对我的“习惯裸机”答复说“不如装个360吧”,而我却居然必须在房间里做作业!QNMLGB!

没错,还好我妹妹来了,妈妈为了招待她从单位把我的电脑搬了回来。没错“我的电脑”,前年寒假妈妈说要将台式机从家里搬走,我毫不犹疑地就找在若耶溪找了一家二手电脑商花了一千三压岁钱买了一台笔记本。虽是一夜变贫农,那又怎样?至少,我与我的小小计算机互联网世界同在。当然,后来忽然某天放学回家就得知噩耗——笔记本被发现了。果然,最危险的地方并不一定是最安全的地方、极有可能依然是最危险的地方啊~!

妹妹可能在我家呆一个寒假的事实让我心生恐慌,可以想象当我妹妹只待三天然后就走了而妈妈也没有把电脑搬回单位对我来说是多大的幸福吧!(这丫果然不是一个好姐姐。)

没有电脑心生浮躁,自然成绩不尽如人意;电脑虽只是在客厅放着,我却知道当我想要靠近时随时可是触到。这样的安心,让我取得了班级第二年段第七的好成绩,鼓掌~!~~!

3、知乎。

那几天里在知乎上感动我的有两样,一是知乎人的精神,二是 yolfilm 师傅的两段话。

知乎人的精神便不再赘述,只需知道那真真是极好极好的。虽然总有人咋呼着“似乎知乎没有从前的味道了”,可我作为一个彻彻底底的新人,看到的依旧是大家对知识的敬畏、大家对于每一个问题深度思考、大家互帮互助互结朋友时的有爱与没节操、大家敢说敢做不论对错而只是发表自己的观点的风度与气量。

Yolfilm 的两段话,摘录如下。记得那时,我连手机都快被收走了,便连夜抄下来一中的一段,语文考前的早晨读一读,美哉,壮哉!

二十多岁该做些什么,将来才不会后悔?

「一個人」的狀態,總是最糟的。

我覺得說一些我的個人經驗,於你無用,因為環境機遇不同。(多一半,還有自我吹噓的潛意義存在)。但,我可以給你一個,我母親給過我的,非常好的建議。

我母親曾經告誡過我,一個人的狀態,總是最糟的。

你一人吃穿用,一人度日過日,非常容易解決,也非常容易跌入谷底,高興時無人分享,但,失志時,那種惡劣的狀態,卻只能一再重復浸淫。所以,要讓自己振作,第一件事,絕不要長期保持「一個人」的狀態。

再不濟,你養條狗,這狗,都要逼你準時餵牠,準時拉牠出去運動,牠病了,你得給牠奔走求醫。你悲傷時,牠會給你溫暖,分攤你的愁苦。你成功時,牠會哈哈斥斥地笑張大嘴,靜坐在一邊共享你的快樂。

牠是你的責任,也是你的負擔。按我母親說的,就是養條狗,你也不會是「一個人」。

你可以不成家,你可以是失怙孤兒,你可以是找不見伴侶的同性戀,你可以悲慘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但,就是到那樣境地,你也要強迫自己,不要是一個人。

孤獨殺手里昂,也要養盆花。

孤獨殺手亞蘭德倫,也要養隻金絲雀。

我個人的經驗是,只要你不是一個人,你即使不成功,但,也絕不會失敗。

我一直記住老娘的教誨,一直在身上背著負擔。搞合唱團時,背著團員,搞劇團時,背著團員,開公司時,背著員工,寫劇本時,背著徒弟,拍戲時,背著債務,背著投資人。成家時,背著老婆孩子。

因為總不是一個人,所以你荒唐不起來,也沒辦法混噩度日。

如此,你謀生求職,你艱辛度日,你的理想事業,就是失敗了,但因為有負擔,不是一個人,只要保全了身上背著這些負擔,另一個層面來說,你也總是成功的。

所以,只要你不是一個人,不是只為自己活,某種層面來說,你永遠不會失敗。

你就是被車撞死了,死在半夜的馬路上,因為你不是一個人,就會至少有一個人在惦記著你。

你的生命,就不會沒有意義。

这是第一段话,让我有了摈弃把之前的那一盆金线兰硬生生养死了三次的沮丧而重新养一盆兰花的愿望。

我抄下的是第二段话。

大学生应该持一种怎样的存钱/花钱态度?

一般人,三十歲前都賺不到大錢。
三十歲後要賺大錢,前題是,要看你三十歲前「投資自己」了沒有?

你都不願投資自己,你的上司,你的員工,更不可能看好你,把他們珍貴的資源,投資在你身上。

若是如此,三十歲之後,你就會真切地體會到,「人生開始走下坡」的滋味。
你會後悔你省下來的「毛毛錢」。

但,千萬切記,錢花了,不一定就能賺回來,
旨在「投資自己」的花錢,才有回收的機會。

ps:

有人問道,什麼叫「投資自己」,我的意見如下:

學習未知的學問。鍛練欠缺的技能。見識陌生的世界。以及,結交比你更好的人。

更重要的,給自己犯錯的機會。

說到底,也就是一句話,犯錯。

人不犯錯,不能長進。

三十歲前,要把所有的荒唐,固執,勇敢,夢想,幼稚,非理性,無邏輯,熱血澎湃,一意孤行,不畏人言,一切一切可能的「瘋狂」給實現了,即使不能實現,就算慘敗了,你還能平地而起,還能打翻身仗。

三十歲之後,你就不是為自己活了,是為你的老板,為你的員工,為你老婆孩子,為你年邁的雙親而活。在我眼中看到的世界裏,三十歲之後,絕大多數的人,就開始沒有自己了。也許有些人還能「繼續犯錯」,但,種種羈跘會不請自來,躲都躲不掉。

重要的是,犯錯。

三十歲,是道坎,因為你知道有這道坎,所以,三十歲前的你,會「雖千萬人,而吾往矣」。一定要「雖千萬人,而吾往矣」。一定要撞牆。不撞牆,你的人生,會失去很多意義,有一天,你總會後悔。你會對年輕時的自己,失望……。

“荒唐,固執,勇敢,夢想,幼稚,非理性,無邏輯,熱血澎湃,一意孤行,不畏人言”、“雖千萬人,而吾往矣”。在公交车上,我捧着手机看到这段话。我流眼泪了。我曾一度以为我所做的都是错的,我也许应该收敛一些,平淡一些生活就够了,我千万个不愿意,却似乎不得不承认不该做那些任性的事。可是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好难过好难过,因为我知道,我爱的是冒险,不是收敛。I want to be the Queen of the world,不是从千万年前就做一块石头而千万年后还是一块石头,没有磨砺、没有雕饰、呆在一个四季不变无人访问的山洞连阅历都没有。Yolfilm 师傅的话给了我勇气,我总算明白我怕的是什么,我怕我不能翻身而起从此卧倒在地。而这一些,根本就不该害怕。

当鼓起了勇气之后还有什么是不敢做的呢?

至少,我不想当我年迈时提起年轻时的自己,唯一提到的两个词就是“后悔”和“失望”。

4、名人广场与散步

那几天,心有郁结,又有懒性,作业不多,便和同桌串通好向老师请了假不上晚自习了。

公交车下车,“回家”这个想法让我觉得心头有些闷,便走去了名人广场。绍兴,中国名士之乡。同时也是酒乡、桥乡、水乡。名人广场自然是有名人的,我挑了一尊徐渭卧躺的雕像坐下了,路灯光下做完了语文的古诗词鉴赏。

雕像临河,起身时稍感脚麻,但窃自以为站起来走走就不麻了。于是起身略一抬腿 ,像是没踩到实地一般,摔回原先坐的地方了。缓了好一会才第二次起来,还是麻,但似乎觉得此地不能久待,便小步小步地踱走了。果然走走就不麻了,过了一座桥便到了河的对岸,挑了一条路,挑了一个方向便开始走了。

为什么不回家?一,想散步;二,不想回家;三,脚踝疼,走走似乎就不那么疼了;四,广场很美;五,想知道我挑的这个方向会走到哪里。

于是,走啊走便走到一条死路,很丢脸地原路返回了。

第二次的散步经历是在之后的感觉脚不再那么疼的一天晚上。(事实上,我的脚踝到现在都还是肿的。)我想,今天就坐车到终点站怎样,反正离我家也就是两站路,走回家散散步也是好的。没想到,最后的概念离我原先的“散步”想法相差很远,完完全全就是“赶路”。

在倒数第一站的时候,还遇上了曾经的政治老师,她问:“还要坐下去啊?”我回答:“嗯。”有些不解……难道都没人坐到终点站的吗?……果然没人,驶离终点站倒数第二站后,连售票员都开始扫地了,顺便没好气地问我。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没好气,反正我看来就是心情很不好的样子。“你要去哪里?”我惴惴不安地说:“终点站……这一站后面是终点站吧?”她也没理我,继续扫地。车子开啊开,开出了城南小闹市区。然后司机两个加速,上了一条基本上只开着货车的道,刷刷的两边的树木后退啊,刷刷的我的脸惨白啊。这哪里啊!司机要加速到什么时候啊!我得走多久才走的回来啊!实践证明,三十分钟。

走回来时,我的感觉像是千寻离开那个世界时,前方是自己的家,而身后有小白龙有汤婆婆有自己成长的回忆。可是小白龙却说,一旦走了,就不要再回头看。

肯定很不舍吧,千寻?

从僻远的郊区走向城市,我舍不得。我好想好想一直一直这样走下去,可是我却不能放慢脚步;我想永远留在这条路上,可是我不能。我逼自己不要回头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希望自己也能有千寻一样精彩的经历吧。

真正明白,我再走,又能走到哪里去呢?世界再大,但那一个晚上,我必须要回家。

我很期待,有一天,没有牵挂。不,还是要养花,但是那盆花必须要尊重我做的决定,放我走。

好,不再说了吧;要落泪了,真想再走一次啊。

5、小说

那些日子,是过得充实的。《全职高手》还在连载,《猎网》在考前恰好完结了。顺便拜读了虾大的其他几本小说,几乎都是沉浸式的阅读。渐渐爱上技术流的小说,彻底放弃失落叶的天下无双了。技术流啊技术流。考数学的早上,就看了不可能犯罪类的侦探小说,钦佩侦探小说家的思路,钦佩人物背后的信仰。

多兰咧嘴笑了一下。“我猜,为了保持那些陈腐的惯例,年迈的侦探现在应当强调,所有的这一切的都源自天上的第五位魔术师,他站在阴影之中,无人可见,却无所不知,当他拉动绳子……”

“哦,没错,”希尔兰说,“我无比确信这一点,造化弄人。说实在话,”他微笑了一下,“这是我相信的唯一的‘魔法’。”
<p style="padding-left: 8.4em;text-indent:-2em;">——William Krohn, "The Impossible Murder of Dr.Satanus", first published in Ellery Queen's Mystery Magezina (US), April 1965.</p>

6、音乐

没有什么比听着喜欢的旋律、踩着喜欢的节奏更美好的事了。在豆瓣电台混的那十个夜晚,我爱上了两首曲子。

<audio src="http://ko.mayq.me/mp3/Babyface-Mad%20Sexy%20Cool.mp3" controls="controls">抱歉,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标签。请升级您的浏览器。</audio>

Mad Sexy Cool - Babyface

用情人的声音在耳边唱着,你是如此疯狂、性感、冷酷。因为这首歌,我从根本不认识 Babyface 到彻底被他迷住了。

<audio src="http://ko.mayq.me/mp3/DJ%20OKAWARI-Luv%20Letter.mp3" controls="controls">抱歉,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标签。请升级您的浏览器。</audio>

Luv Letter - DJ Okawari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如同穿着水晶鞋的灰姑娘在十二点的钟声响起后踏着楼梯落荒而逃,却是逃得如此欢快,因为她知道,她已经迷住了王子。


就此打住吧,以音乐作结也是很不错的收尾了。也许相关还有很多,比如说坐我左手边考试的是我的追随者(姑且这么认为吧),又比如说听力满分所以期末考听力免考让我精神满满,又比如说红黑双色皮鞋的厚厚鞋跟让我明显感觉高了许多,又比如说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和左手边的同桌定下了无特殊情况不交谈的友好条约让我感觉人际交往轻松多了,又比如说我妈妈收走了我的 Nokia 让我好好学习却转而就又给了我一只安卓机这样的乌龙事件让我莞尔一笑……好吧,就此打住。

春节第二天,期末小结完工。

那么,我是不是应该考虑考虑我的寒假回头考怎么办了?

Read More

我居然又回到 WordPress 了!

回到 WordPress

某一天,来到 willin kan 大神的博客,只有一排字 ,当然,还有几段字。那一排字是,“WordPress 真的飞不起来”;那几段字,让我很感伤,原来我以为已经很厉害的WP世界在大神眼中有这么多缺陷和不足。我恐慌,我害怕,是不是以后这个世界所有的大神都会像 willin kan 一样抛弃这里。在那之前,我已经见证了 Jezzzz 虾子酱先生和沐歌以模板被盗用为导火索,身心俱疲地发表了“心冷了、从此退出 WordPress 博客圈”这样的告别演说。我知道,他们只是累了,他们临走时的告别只是在各自述说着心情而已。可是,当时那几段话对我的影响,不可否认,是毁灭性的。我开始怀疑,我最初接触这个世界时惊异于这个圈子里人们的自由、友好、互助……是不是太幼稚了一些?

时至今日,willin kan 的博客已经是“Gateway Time-out”,连那篇告别都看不见了,而虾子酱和沐歌的博客还保持着他们临走时的那副样子,灰色背景、诀别的文字。故地重游,此时的伤感是免不了的,可是我却不再迷茫了。走了夏明翰,自有后来人。更何况,又不是所有的人都离开这里了,至少收藏里博客我一个一个逛过去,一篇又一篇的新年祝福、再见2012,即使上一篇文章的发布时间已经是273天以前,但这依然证明虽然日子忙了,但他们始终没有忘记这里,始终把这里作为给自己打气、给自己鼓励的属于自己的、自己有责任照顾的一小片天地。更何况,我有意识以来接触的第一个基于 WordPress 搭建的站点——iplaysoft.com,或者说,异次元软件世界——依然还是阳光灿烂。(我实在不能说它是一个独立博客,因为它很实干,而且很不文艺,这么几年了,我只见过两个系列的文章是真正的博主个人感想……)怎么说呢,异次元里小X还是一样的卖萌外加秀下限,而妹子却越来越多了~~!妹子~!妹子~!(话说我一个女的,要妹子做什么= =)咳咳,总而言之,也许有几人的提前离场会让这个圈子少一些精彩,但是,还没有少到值得让我错过的地步。

这里还是同样的自由。微博被140字和它的商业性限制,也许会越来越热闹,也许会越来越繁杂,也或许会越来越空虚;轻博客被它的“轻”字限制,终究不会是宁愿深思也不愿浅尝辄止的人该呆的地方,总有一些人是舍不得博客如此简单的;只有独立博客,依然是可以由自己左右的。走过路过看见 link 区写着的一句“不交换友链”,我的嘴角总会扬起13.5度的微笑:)。这是我的地盘,在自己的地盘就算得罪千万人又何妨?要走便走、要留便留,你还想翻进我的后台造反不成?这或许就是当一个博客主最让我享受的一点了。我要当的是 Queen。所谓 Queen,便是在这个世界上最自由的人。

在博客圈这个世界,既然他是自由的,那么人与人的交往便会更多情况下发自内心了。昨日、也许是前日,见到有人博客里头有关于一段MV的分析,我小有感触便发言了,只是就着这个MV的留言罢了,却让我心情十分愉悦,因为我知道,不出片刻,我的观点便会被博主看到。还有比这个更愉快的交流方式吗?我也好想好想好想让自己的观点们有一个良好的集散地与收藏室以及放出来晒太阳的地方。

是什么让我最终又回到了这个圈子?是这个假期,是今年的压岁钱,是我在别的博客程序代码上碰的钉子,是我越来越明朗的心境。WordPress 真的飞不起来?那又何妨!我又何必让我的 MayQ 飞起来~!在编程的世界,我只是一位刚刚站起来的学童,我刚触到代码的美丽。

Code is Poetry.

连重力的方向都拎不清,就开始担心飞不飞的起来的的问题;大神说了一句这个博客程序尚有缺陷,于是就因一个自己完全不理解而且还不一定能噎到自己的问题废食,这样的我真是傻到家了。

我知道,这里会有许多许多人欢迎着我。Dear Roy 为了培养一批能把博客坚持下去的朋友决定推出博主启动计划,免费无偿支持空间,于是我一下子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申请了 PaulHost 的付费主机。只是出于一时的感动吗?当然不是,我才不是这么不理智的人= =。Roy 先生人家钦慕好久了我敬佩很久了。最初见到的是 PaulHost 主页的管家婆形象,然后才是他本人在自己的博客骂人的形象,啊,这真是一位善恶分明、有血有肉的好汉子啊!在什么都变了的时代,如果有什么是不变的,那一定是让人感动的。

我知道,我需要尝试更多的更新鲜的事物来学习,或者说我会不由自主的进行尝试更多的事物,Typecho 属于其中,Markdown 与 Jinja2也属于其中。然而,我依然需要一个地方是安定的、平静的,当我在外头摔得浑身是伤回来时,可以安心的呆着,自己照顾自己的伤口,重拾信心时再翻身再起。

我想,WordPress 便是这样一个地方了。

Read More

世界,你好!

Hello, world

我的手中握着一篇《转眼,竟已是二零一三》,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那是一篇我在新年的最后一天写下的很不高兴、很感伤的文字。对,不是昨天,虽然昨天是大年三十。而是在12月31日呢,晃个眼,就是一个月零十天了。

那一篇文章写得十分蹊跷,虽只是隔了四十天,现在读来却相当诡异啊~

那个时候,似乎游走在 Typecho 的讨论区,同我在别的地方一样,一个没事情走来走去却从来不发言的路人而已。而后一个好消息来了,某域名注册商说是.me域名免费送,那一天恰巧是12月30日,活动在新年结束。

我激动的无以复加。

我已经垂涎很久了,从我进入 WordPress 世界的第二阶段开始,MayQ.me,这个既精悍短小而又意味深长,粗看简约粗放,细看又意蕴隽永的好域名啊!May,或许,五月;Q,Queen。或许,我就是五月的女王;或许,五月的我是世界的女王。I'm the Queen of the world.

真的好久没有说这句话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概是从我考砸开始的吧。

于是,那天或许不是一个好的时机,我见到了那个广告,我得到了我梦寐以求的域名,以为会很开心,事实上却有一些力不从心。然后我睡觉去了。是时,12月30日,夜。我除了一个域名,和一个明明应该高兴却很糟糕的心情,和一个有许多没法子实现的想法的脑子,一无所有。原先那个站似乎已经因为我七八个月未上被与时俱进的主机商收回了。再原先那个站,主机商都已经挂掉了。没错,我什么都没有,除了元旦假三天,和似乎已经很近的期末考。

翌日醒来,真是个悲伤地故事啊,域名没有了。域名商的个人账户上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只有 whois 上有着我心爱的域名第一夜的淡淡痕迹。(抱歉,当时的痕迹现在已经找不到了,大概被洗掉了吧。)

啊哈,真巧,31号才是最后一天呢,在12年的最后一天建站大概会很有纪念意义吧,我这样想着,重复前一天的简单步骤,我又要了“mayq.me”第二次。同第一天一样很顺利,我大概不像是个会起疑心的人吧,毫不追究第一夜她的不告而别。一天的时间还空着,折腾惯免费空间的我轻车熟路的又找了一家国外的主机商,开始建站。虽说是在 Typecho 逛着,不知不觉却又走回了 WordPress 。然后,我忽然想起我该做些什么事,写下了一篇《转眼,竟已是二零一三》,接着开始翻译《史记》。果然是相当无聊的状态啊,其实原先的目的是提高文言文水平。

然后,我又睡觉去了,睡得很不错,大概是折腾累了吧。早上六点,有些不安地醒来,手机登陆 MayQ,还在,放心睡去了。然后十点第二次醒来,她走了。该死的,只呆一夜你就早说啊,干嘛跟别人都说是一年,欺骗我一个女孩子有意思吗?有意思吗!“mayq.me”第二次离开我的世界。我暗自庆幸,写的小随记和史记大白话翻译第一段已被我心情舒畅地保存起来了,就知道你不老实!

想来也不想再折腾第三次了,第一,活动已经结束了,再怎么倒时差都已经结束了;第二,今儿的兴致都败了;第三,在独博圈想来也混了三个暑假两个寒假了,平日里独来独往也没交个啥么子朋友,小站也是没日没夜地挂掉,就此退出想必也是不会有太多感伤的,到时候想起这个圈子来了再回来走一圈不就完了吗?

我以为,这样我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的期末考居然考得这么好!(参见文章,《为什么我的期末考考得这么好》

放寒假了,我高高兴兴地在 Typecho 讨论区逛了起来,为什么又是这里呢?我也说不出,就只是喜欢而已。偶然撇到一个帖子,关于 FarBox。FarBox 是什么?哈哈,不知道了吧~!当时我也不知道,知道了以后,我就又开始闹腾了。闹腾了三天,在 HTML 和 CSS 上的力不从心又出现了,折腾出的主题那叫一个俗啊,我硬生生的糟蹋掉了红黑经典搭配。看着里面陌生的 Markdown,陌生的 Jinja2,想学却还欠缺决心开始的 Python,我怀念 WordPress 了。

年三十过完,拿着奶奶给我的压岁钱,我觉得我需要做些什么了,不如正正式式的办个站怎样?用钱买回我亲爱的“mayq.me”,从崇敬的罗伊先生那挑了一个最便宜的主机,虽然是最便宜的,但却是最适合我的,不是吗?我知道为什么40天前我拿到这个域名的不适感来自何处了:“mayq.me”这个域名是极美的,她是不能只用短短几个注册步骤就不花一文拿到的,我必须在做好对她负责任的准备后才配拥有。也许,这样对一个域名太过了一些。但是她对我的意义真的不一样,她是我这几年在独立博客这个底层瞎混的目标之一,她是“I'm the Queen of the world.”这句话的象征,而这句话是我这辈子,或者至少人生第三和第四个七年不能放弃的宣言。

于是,我又回来了,编辑着这篇碰见过不下十次的《Hello, world!》,本以为我会再一次无所适从,没想到竟是如此地幸福。

Read More

转眼,竟已是二零一三

转眼,竟已是二零一三

转眼,十天过去,安然度过世界末日;

转眼,四个月过去,从挣扎着在淋浴头下轻声呐喊高三不要那么无趣地度过,到现在真当是要面对很有趣的期末考了。

转眼,五个月过去,说是要换用 Typecho,还是回到了 WordPress,大概是在等待什么时候放出1.0再重新开始,或者是真的离WP更近一些。

转眼,一年过去,从顶着个二级域名沾沾自喜,到现在拿到流口水好久的 MayQ.me 的域名,却忽然感到无所适从、不知所措。

转眼,两年半过去,从对代码一无所知,到现在至少已经知道我可以用它做什么了,虽然,似乎现在居然没有什么想做的事。

转眼,十七年半过去,我已经十七岁半了,似乎再这么过半年就成年了。

很怅惘,不过,还好不迷茫,至少我还知道我喜欢什么。想要很多很多的自由,可以让我做自己想做的的事而不必顾头顾尾;想要大片大片的时间,足够我做一件事做到满足、做到尽兴、做到极致、做到痛快,当完工后会出现另一片时间供我沉浸于又一件事中;想要当一名情报商人,想要冒险,想要掌握时间魔法,想要经济自由,想要当一名政治会考得了B的政治家,想要耳边永远放着音乐,想要有个男人在我很无助很难受很想哭的时候对我说“别哭,我不会再让你流眼泪”,想要去上海,想要去 London,想要等中日和平后去日本,想要像周总理一样海葬,想要活好久好久,想要……

似乎,迷茫了?

不过,没关系,只是空虚了而已。偶尔在床上干躺一天,想着时间是怎么溜走的,也许就是这样。现在,我大概是真的有个小站了,在二零一二的最后一日,写段文字怎样?

真的有点冷,指甲抠进肉里了,还要过好久才会发觉呢!

那就明年再见了,既然转眼,就会是二零一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