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Chrome启动页 - iChrome

"I'm not in this world to live up to your expectations and you're not in this world to live up to mine."
— Bruce Lee

iChrome

高效整合邮箱、Feedly 订阅、待办事项,带计算器、词典、翻译,甚至 Wolfram Mathematica,以及 Pushbullet、Google Keep 和 Pocket 稍后阅读等。

但其实想推荐只是因为它今天的名人quote而已。感觉胸口被人扑了一巴掌。

就是今晚追着不那么超级的月亮走了会,风太大,有点冷。

没有啦,这个启动页还是挺好用的,付费才能用的半透明主题还可以靠自己改CSS来DIY。

Read More

问乌龟

乌龟,问你嗷,你被人翻了个身,然后靠自己拗着脖子又翻过来的时候会不会觉得——

欧呦,真爽!

Read More

答人问

Q: why do you think you are the queen of the world, I am just curious about it.I suspect it is for showing your confidence or it makes to be the best of yourself.

A: born to believe, born to be


评论:在办公室放温馨的轻音乐也会招人烦吗?我知道不同人对于音乐有不同反应和看法。可是人的感情也应该有共通之处啊,温馨的音乐给人带来美好的感觉。

回复评论:好听来源于共鸣。如果在工作时人的心情是冷静而严肃的,那么温馨如班得瑞的轻音乐也只能让人感受到不和谐和扰人心烦。


  1. 双十一边买东西边记账,心情复杂。
  2. 把腿靠墙上摆了两天,发现瑜伽下犬式大有突破!
  3. 同济万有引力专场 Live 有点被 high 到!!
  4. Daily Photo 365 计划进行中……
Read More

人和人和人之间

「人和人和人之间」是我很爱好的一部H系小说里女主角的手机铃声,似乎是梅艳芳一个曲子的词。

故事发生在人和人和人之间。

今天去复旦新闻学院,想去听一个数据与新媒体的讲座,可惜人有点多,我不慎占了别人的椅子,想着要不去外头搬一把,但一走到室外,就不想回那个教室了。
在复旦新闻学院里绕着几片大草坪走,想起了一些事情,于是想默默再走得久一些。
草坪里的路有两条,按照罗伯特·弗罗斯特的诗的惯例,我总是会选择人迹更少的那一条。
没走几步,听到一些哭声;再走几步,看到那个蹲着、抱着头、哭着的姑娘。

我不是那种会安慰别人的人,甚至我也没有纸巾可以拿出来递。
我只是走过去了,蹲在她边上,轻拍她的背,学着某人的样式、试探着问她怎么了。
我只是觉得好巧,一个月之前,故事也是一样相似,不过当时在路边的那个人是我。

她想不通说着爱的那个男人为什么忽然就不爱了。我也想不通的。不然就可以安慰得更好些了。
不过我比她幸运一点点吧,至少我想通了我自己的那档子破事。
(大概「无愧」二字依旧是我对待感情的底线吧,被绿半年这种事在这里说出来其实也没有什么丢人的。)
而她,她处的那位男性对象却没有什么渣到底的事帮着来彻底想通。

不能说感情,因为那种纠葛我会越写越觉得烦;所以,可以现在说说我觉得巧与蹊跷的事。
那天被甩,我只是坐在路边,一脸懵逼,因为想不通啊。
夜里十点多,地铁是硬生生被我错过最后一班的;的士总归是有的,可我也不想回自己的床。
想不通、又重要的事,那终归还是继续想下去的好。
坐着干想有点显眼,既然手里提着的想送给他的水果注定送不掉了,那不如我自己吃起来吧。
于是,我开始把苹果往嘴里送了。

于是,某人现身了!

至于另一位在那一晚照顾过我男士,这里同样是我真挚的感谢。不过,我也真心希望你并没有看到这句特意的感谢。

一开始对某人似乎是并没有什么超过对陌生人的友善的感情的。

有人问,情感有质量吗?有人答,有,因为它有惯性。

即使我已经越看越喜欢了;即使有那么一点郎情妾意;即使第一次我从地上抬起头来、扭头认真看向致我以问候的他的时候,想起了那位被我强吻了手背、然后回家委屈而告诉妈妈、接着他妈妈和老师交流、于是老师认真和我谈了谈心的可爱小学男同桌——即使是这样的时候,依旧没有强大的力矩促使我扭转情感的方向。

有质量的,不是么?

还好,EX足够渣。几天之后,我终于从已经同他在一起六个月的女生嘴里确定了我被绿了的事实,所以他对我做的一切都解释通了咯。棒。
想通了就好。
虽然还有些无处安置的感情,但总归是有地方可以置放的。新的感情也好;如果还不配得到新的感情,那新的学业也好;如果新的学业还不忙开始,那健身也好。有人说,健身是一件不会背叛自己的事,你投入了,总归可以看到收获。那反正这三样都蛮好的。

而我觉得巧或者蹊跷的是,其实陷于荷尔蒙的刺激,我会更倾向于把与某人在那一夜的相遇和后几天的坦诚理解为某种 Power of Love;他说为了「救我」,我甚至还会觉得身体内最真诚的那种情感遭到了背叛。而今晚,这位陌生的姑娘在草坪中央哭泣,我不顾脚下那双还算有点?的新皮靴和下摆挺长的外套,踏着湿泥地进了草坪就蹲下去,就是想拍拍这位姑娘的背,至少想让她哭得舒服些——只是出于一种责任感(或者,也是好奇那晚愿意靠近我的他是怎么想的)——无论是社会责任感,还是个人道德责任感,whatever。

当然,情势总归会有些不同的。譬如,我和那位姑娘大概现在并没有能够相约结伴一生的缘分。她感谢我陪她散了一个学院那么大的步、聊了一个讲座那么久的天;我也欣赏她即使在这里连着哭了好几天,居然还能把复旦当成同济,作为这样一个路痴却还是骑电瓶车把我送回了同济北门的勇气。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已经约好了接下来一起去松什么公园散心!可以划船!!

而我对某人,大概又是像惯常一样,想要托付终身了。

但事情归两码,我想和某人在一起,已经不是因为他那一晚的出现——

那一晚出现的人多了去了——再次感谢陪我走了三个小时从浦东回浦西,陪我见证黄浦江轮渡管理员凌晨三点在售票点门口随地撒尿的某位男士。

今晚和姑娘聊时,发现我已经可以面带潮红却又坚定地说:「……」(想了想还是不在这里唠叨了,这句话语境比较复杂,我又不想为了记录而失真,总归appreciate他借我一把手的力把我拉出一个泥巴塘,即使BE。)

爱,却又不迷失,这是顶好的事儿了。

有没有发现,去年我要是愿意在博客写几篇字都成了稀奇事,年初给域名续费的时候我都心疼了;
但这几天,我倒发现头先的那个我有点回来了,又有不错的兴致写字了。

其实我还有篇梦记没写完,所以不好发出来,哪天学马伯庸用陨石暴力结局吧。
说起那个梦,真是精彩而又黑暗阴谋!拍个剧都指不定精彩,甚至就像是某个HBO高质量剧改编的。

啦啦啦!
咳咳。

我还是第一次因为与某人(不特指)巧合太多而有点担心万一人家觉得我刻意呢的紧张。
譬如,读库出的那本《梁·古建制图》我特么真心两年前就加到淘宝收藏夹里,但给我的朋友们送一本《石库门》或者吴冠中先生的《我负丹青》,那情调就顶天了,而这种工程制图的格调我自己好这一口就是了,人家不一定喜欢的呀。唯一还算有点交情的学建筑的同学,我也不好送人这个的,送了人家要误会的。至于,买下来自己用?不行,这本子的趣味太称心了,我舍不得的。
所以生活里出现这么一个人,我真的高兴死了,终于可以把这个册子下单了!!
此某人晓得建筑、又在做古城改建的项目、还欢喜梁思成,绝了!
然而,快递刚到的那个礼拜没能送成,因为,太快;
再下个礼拜,也就是昨日,见个面,我想顺手当个伴手礼送了,又反而有点想握拳了,因为,就这个礼拜,此人去听了林与梁,又不藏不掖一条朋友圈。
好巧啊……呵呵。
多刻意啊!!!多么显得我像是投其所好挑来送的啊!!搞不好让他以为我迫不及待想成为金秋十一月天了啊!!
算了,送了就送了吧,
至少我这一辈子能遇到几个不会辜负这个册子的对象呢?
(写至此处,忽然想起EX也学过几年建筑,我居然完全没有要买来送给他的意思。作孽啊作孽。)

《梁·古建制图》

也罢,字挺多的了,可以收尾了。
最近想开一个公众号,要有一个作者名叫「文艺的闻一多」。
也在进行每日一摄影的学习任务,毕竟保研了那么闲,不趁最后的空暇把自己往好里整就有点糟蹋了。
专业硕士,应该会有点忙的吧;工作以后,应该会更忙的吧。
财务处的工作升级了,因为几位老师不像我一样有工夫去熟悉Excel里的Index-Match函数,那就让我来吧。
排版电子书的任务也越来越规范化了。Part-time Job 也要做得精妙才不亏心呢。
被某人害的中文里爱杂英文了。
但也不一定是因为他,毕竟听茨威格说写《尤利西斯》的那位也喜欢把各种语言混在一起呢。
拿这两个月浸淫的背单词软件测了下,我的英语词汇量到一万二了呢,连听力词汇量也还有一万。挺好,没白背。
第一次遇到一个真的听过后摇的现实中的规矩人——其实也不那么规矩。
Hypercube的组合数学与图论的毕业论文可以试着往域{0,1,2}推广了。

以及,喜欢。
wana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