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仙子,鱼宝贝

这是萧十一郎与沈璧君。

荷仙子
鱼宝贝
青青水草两头隔
船儿船儿水中过

抠着鼻屎,又把《萧十一郎》这部03年的电视剧看了一遍。

/*
我斟酌过,是不是一定要用「抠着鼻屎」这样多余的修饰语,即使这些修饰语连最庸的脂、最俗的粉都不堪用;是不是一定要把自己肤浅、冗杂的思考揉在一篇本该更纯粹的文章中;是不是一定要把那些与主题并不如何相关的废话写出来,让好好的文章又臭又长。接着,我觉得,我一定要。关于我的大脑,我曾经作出过一个伟大的判断——我的内存十分小。前一刻的想法,很容易被下一刻的想法所覆盖。如果,不及时记录下前一刻的想法,以供下一刻的自己参考,那么我的思考将流于浅薄,终究不能到达某个高度。那,我不是很愿意。自从我发现写文章的时候我更容易静下心来思考时,我便只为思考才写文章了。所以,为了挣脱内存过小的限制,我发现了一个好办法,把屏幕上这个小小的文本框当做硬盘吧,然后,就靠这盘的虚拟内存了。

回归正题,萧十一郎啊……
*/

<audio src="http://ko.mayq.me/mp3/%E8%BD%AC%E5%BC%AF.mp3" controls="controls">抱歉,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标签。请升级您的浏览器。</audio>

是小时候的事了,我为萧十一郎的人格魅力深深深深深地折服。
那时的我,把这种想法理解为——我觉得萧十一郎好帅。
那是很小的时候。
那时的我,想的是找到一个或是等到一个像萧十一郎的人来陪我走过一生。

我曾非萧十一郎不嫁,后来……
后来的我,不打算找了,也不打算等了。
那是稍微大一些的时候。
后来的我,决心索性让自己成为萧十一郎好惹。

于是,就这样过了很久。
我甚至还觉得自己学萧十一郎学得很像呢,爱笑什么的,聪明什么的,洒脱什么的……
真的是这样过了很久。
直到现在,发现了破绽;就是现在,抠着鼻屎,又看完了《萧十一郎》。

那个破绽就是——我是个女的啊!!
如果我成了萧十一郎,那我的男人会是什么样?
萧十一郎每每救沈璧君出困境,给予温暖——这么说来,我的男人得弱得很,好经常性地陷入困境求温暖;
萧十一郎每每被沈璧君误会,还硬不解释——这么说来,我的男人得蠢得很,什么人都信,偏偏就不信我;
萧十一郎每每因沈璧君伤透心却无处诉苦——这么说来,我的男人得渣得很,看我爱笑,就当我是不会哭。
……
真是不妙。

而我却是不愿做沈璧君的,也做不了沈璧君。
她太美了,也太幸运了。

那我只好继续学着做我的萧十一郎了。
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夫婿,大不了,此生不嫁,踽踽独行。

Read More

滚烫的泪水!

<div class="post-container"></div>

燃烧了,燃烧了!
君莫笑、一叶之秋、叶修、千机伞、唐柔、沐雨橙风、包子入侵、迎风布阵、王不留行、生灵灭、夜雨声烦、索克萨尔、韩文清、无敌最俊朗、繁花血景……!
流泪了,流泪了!
荣耀、又见繁花血景、十年、苏沐秋、蓝溪阁、大漠孤烟、石不转、百花缭乱、逢山鬼泣、落花狼藉、鬼迷神疑、索克萨尔、魏琛、冠军……!

还记得凌晨五点狂笑着在床上打滚、捶着床板与腿、看着天色、数着还有几个小时天亮然后决定今天到此为止不如洗洗睡了;
还记得站在公交车上一手托着手机按键翻页,另一手死捏着吊环,若是乐着了就只能咬着牙齿自己对自己挤眉弄眼,若是感伤了就只能更低下头藏着自己那所谓“泪眼朦胧”;
还记得守着一分钟自动灭的楼道灯开关,脊背抹着墙灰,到了最后一级台阶却舍不得踩上去,告诉自己看完这章就上楼、看完这章就回家;
还记得明明在打着数学草稿却不知不觉地写下了“君莫笑”的名字,中邪,啊,中邪!

全职高手,俗气又低端的标题,马马虎虎不知所云的开头,但不知什么时候我却已着迷了,着迷于叶修的八个字“休息一年,然后回来”,着迷于他笑着放出自己的攻击说“我想怎么样你就别操心了,安心去死吧!”,着迷于他刚把人砍死一回头就没下限地来一句“你们是不是差人啊?组我一个?”,着迷于他刚剽悍地证明了他是大神结果又来一句“糟糕。忘了看攻略了。”……也不只是叶修一人,还有心太软忒厚道最终沦落至叶不修后宫的蓝河,还有公然不要脸的夜未央,还有脱线又生动的包子入侵,还有嗑着瓜子的苏沐橙,还有手残喻文州、话痨黄少天、大小眼王杰希、小事情肖时钦,还有好多好多。

怎么办,怎么办,为了写博文又去贴吧找经典语句收藏贴来看,笑抽了,哈哈哈哈!!!!
忽然觉得我的文章不用再写下去了,这样就已经够了。

其实这是一篇推荐文章,推荐的是起点网游小说,《全职高手》,作者蝴蝶蓝。
近日看到老魏在职业生涯最后的时光与岁月抗争,又在 Bilibili 收到了“全职占领B站”的信号,有热情、有感动,对着屏幕流下了滚烫的泪水。
于是有感而发。

Read More

哪是因为笨

一位卡车司机送货到精神病医院,像往常一样,他把卡车停在排水沟旁边。

卸完货,他准备开车离开精神病医院的时候,发现有一只轮胎瘪了,他用千斤顶把卡车顶起来,换上备用胎。就在他手忙脚乱地换轮胎时,不小心让四个固定轮胎的螺帽掉进了排水沟里。

他费了好大劲,都没有办法把螺帽捞上来。这位司机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一位精神病患者正好从旁边经过,他好奇地询问司机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司机心里想:既然自己无能为力,说不定这个精神病患者能够排忧解难。于是带着无奈的眼神,他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

患者听罢,对着司机哈哈大笑:“哈哈,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解决不了,难怪你这辈子命中注定就只能做卡车司机!”

卡车司机听到一个精神病患者这样评论自己,惊骇不已。

“你就按照我说的方法做。”接着,精神病患者给他支招,“你从卡车另外三个轮胎上分别取下一个螺帽,然后把这三个螺帽安到这个新换的轮胎上;把这只轮胎固定好以后,你把车开到最近的车铺,把所缺的螺帽全部补上,事情就这么简单,是不是啊,老兄?”

这个妙招让卡车司机激动万分,他感叹地问:“既然你这么聪明,你怎么还待在这个精神病医院里?”

“老兄,我呆在这里是因为我疯了,不是因为笨。”精神病患者回答说。

<p style="text-align: right;">(编译:张维)</p>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