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灿烂盛大,何以为家2

前天,写作到一半,被工作吓怕了。
说出来有点怂,但是我居然被工作吓怕了。此时此刻,我真的希望这个博客是匿名的,甚至希望认识我的人看到这篇文章装作没看到才好。虽然内容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在之前的一段时间内,我都会把随记写在离线文本或者甚至是饭否。今天回过头看之前写的东西,又经常看到遗憾,为什么当时写到那里就去忙其他事情而不写了,但转头其实很明白,那已经是当时的我能写得最多的了,如果再坚持怕就成为赋新词强说愁了。

虽说被工作吓怕,往怂里讲,就是觉得人们很难办,内卷很严重,但又不能说这件事现在是不成功的,因为说话还是得客观,因为目前公司资产……如果这篇文章是其他人看,我并不愿意说很高;但如果是为了自己记录,那我先记作8、9位数差不多吧。如果衡量一个公司是否成功的标准是是否赚钱,那点对点科技还是可以的,很猛。

我在之前的一篇文章里看到,我是以7年为一个周期来划分人生的。那么如果按这个标准,我显然是在人生的第四个七年,而且如果这一阶段的主题就是事业与工作,那应该算是内容丰富。从不同角度、不同身份体验了什么是事业。而且有太多不可为外人道的故事,或许未来会换个方式输出,也或许就这样过去了。

我想写小说。我忽然发现其实反而3年是一个更灵活的周期,但我认为导火索不在于我,而在于一些生硬的人和事。这两天喜悦地看了很多很好的小说,我不介意列一下——《默读》、《全球高考》、《魔道祖师》、《天官赐福》、《伪装学渣》、《某某》、《AWM绝地求生》和《人渣反派自救系统》。还有不少在to read list上,而列完就应该明白这类小说属于什么类目了,懂得都懂。刚好赶上了B站的《天官赐福》上映,从商业的角度讲,据说墨香铜臭的版权收入已经达4000万元。但让我流连的是,这些小说都很浪漫。有一位说,浪漫至死不渝,这让我觉得味道还不错。虽然必须诚实地说,这些小说肯定是还差一丢丢味道的,但是不影响他们的浪漫值已经到达了让我爱上的阈值。毕竟金庸的故事在我看来都和古龙的相比差一点点味道呢。而又据说,墨香铜臭是在金庸的影响下发育的。但墨香或者金庸的作品,有一个很大的优势,那就是他们是“王道”作品,王道武侠、王道国漫。日漫同类型典型就是海贼王。

我也很奇怪为什么这类小说最近会越来越狂,是因为在故事表述上会有一些先天的优势吗。也许写着写着就明白了吧。

还有一点很欠扁的是,我觉得很可惜的就是自己学习太差了,居然只是同济的学士、复旦的硕士。完全不如伪渣和某某里的双男主,不是本科清华真的没有排面。想到这里我就还是后悔和羡慕,为什么我自己高中时没有看到这样的小说,掌握一些学习方法,真的会很不一样。我在大二时的一项顿悟就是明白了原来考试是有方法论的,而我在之前所有的考试中却都是依靠知识实力。而此时今日我居然还会对着校园青春爱情文中的学习方法竖起大拇指说“学到了”,那也只能说我开悟得比较晚吧。而如果我再诚实一些,我甚至还会问,是不是应该怪周围的环境没有点拨我呢。我终于GET到了为什么班里一位男同学会在一个苍茫的夏日后,语文考试水平好似开了挂一样拿着全班第一。

今天好像是我难得有一次写得比较长的博文了,毕竟在为写小说做准备嘛,顺顺语感。我还记得之前也有几个故事和设定写了草稿,但那些故事先放在一边吧。我思考过,那些小说里的故事太美好了,人们郁于故事出不来怎么办。我有一天在男朋友的微信里哭了很久很久,说那样的人类就完蛋了,因为比如说《武林外传》的世界那么美好,人们肯定会沉迷于之,并依赖人工智能不停完善这些世界的设定,人类将成为沉迷于虚幻故事的神经虫。但是大概一个月后的某天,我却又好似开悟了,哭中带笑地跟他说,人类不会完蛋了。契机是弹幕文化,如果把衍生品也作为那些美丽虚构故事的一部分,新弹幕的诞生依赖于之前弹幕的反应,那么这些世界就不是收敛的而是发散的。而发散的世界,人类在其中,目前来看,将会有无限可能。

Read More

不开心!不开心!!这绩点弱爆了!

绩点弱爆了!

不开心!大物,你怎么能这样呢!
你伤透了我的心知道吗!我的心伤透了好嘛!
我不就最后关头改错了一道选择题嘛!
你难道就不打算慰藉一下我的心灵嘛!!!

下辈子,给我一个优可好?

(妈蛋的,这下奖学金不就泡汤了!亏我这学期如此用心还自我感觉学得挺好的!不就是奔着白花花的钞票去的!这下不是over掉了!不要学课了,大二走起,认真搞网页去了!!)

Read More

我以为我不会很想念曾经的大家的。

因为想试试看架构在 Node.JS 上的 Ghost 是什么东西,就自己为自己添置里一个 vps。本来想的是水到渠成的事,结果发现自己完全不会用啊,所以拖啊拖啊……现在有了一点时间,以为活可以干起来了,没有想到,买的便宜货连接不上了……那就装作优雅的样子等待吧。

题外话说完,我本来以为我不会很想念曾经的大家的。我以为大家会带着快乐分开,总是笑着相聚,还能遇见一波新的朋友、新的人,说说笑笑,旧瓶装新酒,就算是和不一样的人也能过和以前一样的日子;新欢胜旧爱,待得冬天看雪的日子到了,便只记得新人笑了、哪还会记得曾经;就算忆起了曾经,同新人说说谈笑便罢了。

如果确是这样,那我,还真的是太不把大家当一回事了。

绍兴一中的路口

看着这个路口,我可以清楚的回忆起,左拐是食堂,右拐是操场,直走是回家,转身那么就滚回去自习吧。 瞧,我记得可清楚了。 我料不到的是,有许多许多事情,我已经忘记了;我很多很多种欢笑,我好久没有听到了,也许我再也不会听到了。

?「快点,画出受力图,我要受力图,我只要受力图。」、「这种<abbr title="此处指会考">低档次的考试</abbr>不用准备的,你们是干大事的人,准备高考!」,还有那总是提到的「以后发达了回来记得给我们学校造二十八层啊。二十八层造不起造十八层啊可以。」哈哈,宁静的午后,看到别人的分享,一字一句读过去,没错,这句说过,是啊,这句经典啊,我耐不住捶着桌子,我忍不住掩口呐喊。只是,手指朝下滑着、滑着滑着,每看到滚动条向下走一点,就是一点心疼。当六十七句话读完,我斗志昂扬,是不是大家一起为我们的28层楼努力一下?那样的热情与温暖拥抱着我,舍不得把文章独完的心疼似乎已被抚平。

谁让我想起了更多、太贪心!<abbr title="陈嘉禾,别忘记了名字啊!">×&+</abbr>的「十五一说」、「Our fifteen=Our family」……文风是欢乐的,故事是精彩的,人物是生动的。可是,可是,我却忍不住居然哭了。不不不,当时还没哭,结果越想越难过,越想越难过,就想写一篇文章把这种难过的感情记录下来。就是列位读者看到的这篇。只是很可惜,我已经错过当时的感情了。因为,现在的这一段话写在那时再过十三天。因为,那个时候我去哭了。哭完,身边的人叫我出门去刷晚跑。我本来似乎还没有哭完的,但是太矫情是要被笑话了不是?拿着块干毛巾把脸一抹就出门了。反正,都入夜了。反正,马上就会回来。反正,没人会看到。反正,出门压根就没有人在意我是不是哭了,是不是眼睛红着,是不是鼻子抽着,是不是神情不自然,是不是在难过。既然如此,那就出门吧。

如果有<abbr title="谢谢你们!">读者</abbr>无法理解上文奇怪的转折与奇异的逻辑,我在此解释一下——我文章写到一半,就是刚加完几个链接,被叫出去绕操场刷卡了。然后,这篇文章一直都没有写下去,拖了十三天,日子虽不长,但是感觉淡了。

细看来,在文章初写之时,感情基调尚是积极向上的呢。说着什么,不应该把高中的同伴看太轻呀,校园的点点滴滴依旧记得清清楚楚呢,真是想去实现那个二十八层楼的理想呢。只是,渐渐的,谈不上渐渐,只是一个下午,沉淀了一个下午、沉默了一个下午的难过不小心溢了出来。因为,虽然同伴们的质量永远很大,可是真的已经离了好远,根据引力公式,似乎计算结果并不可喜呢;校园里的点点滴滴真的还记得清楚吗,就算现在还有着三年来的惯性,那么再过四年呢,我的心还会为一个几乎再也不会去、再也不会在那里生活的地方留位置吗;而那个二十八层楼的理想,那个二十八层楼的理想倒还真是挺有机会实现的,只是我却宁愿它永远不要实现,我宁愿永远是那五层的小破楼、那不大的小破教室、那偶尔能上网的小破电脑。

所以,我才会哭呀。哭出来就好了,让哭声掩盖时光流逝的声音,哭声渐止,即已经没有时间让给我难过了,要去做别的事情了。
每回哭,终止符总是这么一种画法。
没想到,我连用来难过的时间都没有了。
真是没想到。
如果早想到。
其实,我还是想到过的,只是已经忘了当时既已想到,我又做了什么。
与其发现什么都没有做,还不如相信,我真是没想到呢。

Read More

话已不可出口

昨天晚上写了一千五百零八个字的一篇文章。算是辛辛苦苦的一片作品了,读来语句通顺,还显得幽默风趣非常。
只是到了最后发布的时候,我硬是把“公开”二字改为了“私密”。
只因与现实牵扯过多,与自己牵扯过多。
想着,若是熟悉我的人,只怕是不能就文章论事,而是就人论事了。
这是我不想见到的。

想最初,这个博客建立之初,我愿说什么说什么,对于读我文章的人来说,这里的我就是真实的我。
可是我却想着让这里多一些人气吧,向身边的人做着硬广告,人没来多少,顾忌却多了不少。
有些话,不能说了。
<div style="display:none;">(知乎微博事件,倒和我现在的体验蛮像的。)</div>
话一出口,便是等待着的负责。
逃不脱的责任啊。
话,不如不出口。

我在想,该用什么办法,才能对我出口的话不负责任呢。
怎样,才能让没见过我现实一面的人见到我的网络一面从而不感到诧异,才能让只见过我现实一面的不必要见到我的另外一面。
我是不是又应该搬一个家了。
因为,不知道怎样的客人会来访。

Read More

关注着知乎。

知乎出大事了。
最近知乎的麻烦太多了。
再不做一点什么,知乎会完蛋的。
知乎完蛋了,我又到哪里去呢?多看一点书吗?再开始在博客写一些文章吗?学习?

呵,这桩事情太搞笑了。
知乎上的人啊,来一次头脑风暴吧!
我们得要/必须解决这个问题,这是知乎乃至互联网未来的原则问题。
我们要再认真一点啊。
互联网认真的角落太少了,可别再少一个知乎啊。

不过如果知乎不能安然度过此次大事件,我又该何去何从?
大家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