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仙子,鱼宝贝

这是萧十一郎与沈璧君。

荷仙子
鱼宝贝
青青水草两头隔
船儿船儿水中过

抠着鼻屎,又把《萧十一郎》这部03年的电视剧看了一遍。

/*
我斟酌过,是不是一定要用「抠着鼻屎」这样多余的修饰语,即使这些修饰语连最庸的脂、最俗的粉都不堪用;是不是一定要把自己肤浅、冗杂的思考揉在一篇本该更纯粹的文章中;是不是一定要把那些与主题并不如何相关的废话写出来,让好好的文章又臭又长。接着,我觉得,我一定要。关于我的大脑,我曾经作出过一个伟大的判断——我的内存十分小。前一刻的想法,很容易被下一刻的想法所覆盖。如果,不及时记录下前一刻的想法,以供下一刻的自己参考,那么我的思考将流于浅薄,终究不能到达某个高度。那,我不是很愿意。自从我发现写文章的时候我更容易静下心来思考时,我便只为思考才写文章了。所以,为了挣脱内存过小的限制,我发现了一个好办法,把屏幕上这个小小的文本框当做硬盘吧,然后,就靠这盘的虚拟内存了。

回归正题,萧十一郎啊……
*/

<audio src="http://ko.mayq.me/mp3/%E8%BD%AC%E5%BC%AF.mp3" controls="controls">抱歉,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标签。请升级您的浏览器。</audio>

是小时候的事了,我为萧十一郎的人格魅力深深深深深地折服。
那时的我,把这种想法理解为——我觉得萧十一郎好帅。
那是很小的时候。
那时的我,想的是找到一个或是等到一个像萧十一郎的人来陪我走过一生。

我曾非萧十一郎不嫁,后来……
后来的我,不打算找了,也不打算等了。
那是稍微大一些的时候。
后来的我,决心索性让自己成为萧十一郎好惹。

于是,就这样过了很久。
我甚至还觉得自己学萧十一郎学得很像呢,爱笑什么的,聪明什么的,洒脱什么的……
真的是这样过了很久。
直到现在,发现了破绽;就是现在,抠着鼻屎,又看完了《萧十一郎》。

那个破绽就是——我是个女的啊!!
如果我成了萧十一郎,那我的男人会是什么样?
萧十一郎每每救沈璧君出困境,给予温暖——这么说来,我的男人得弱得很,好经常性地陷入困境求温暖;
萧十一郎每每被沈璧君误会,还硬不解释——这么说来,我的男人得蠢得很,什么人都信,偏偏就不信我;
萧十一郎每每因沈璧君伤透心却无处诉苦——这么说来,我的男人得渣得很,看我爱笑,就当我是不会哭。
……
真是不妙。

而我却是不愿做沈璧君的,也做不了沈璧君。
她太美了,也太幸运了。

那我只好继续学着做我的萧十一郎了。
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夫婿,大不了,此生不嫁,踽踽独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