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无忌惮的恶言

当我意识到我可以肆无忌惮地讲过去的自己的坏话的时候,似乎为自己开了一个巨大的脑洞。讲别人的坏话,即使只是偷偷讲给自己听,还得留心是不是隔墙有耳,和那某人面对面时,或愧疚、或暗喜,总归是要有破绽的;讲给别人听,那就更了不得了,倒是鉴别伙伴是否值得信任的好招数。但我发现,可以讲过去的自己的坏话,想讲多坏就讲多坏,想骂多狠就骂多狠。一来,过去的自己永远也听不到骂声,自顾自地活得逍遥;二来,骂自己,骂给别人听,还可以博得一个谦虚、能悔改的好名声,可真不错。

可惜,当我想验证一下这个想法的时候——是,无论做什么题我总会按捺不住去验算一下,或者说,去验证一下它的正确性来获得满足感——先验证第一条,「过去的自己永远也听不到骂声,自顾自地活得逍遥」,这是自然,就像现在的自己永远也听不到来自未来的自己的骂声一样。

呃,然后就出了问题了,我不可避免地已经想到未来的自己会骂现在的自己了。我并没有活得逍遥。一想到我会被未来的自己讲得要多坏有多坏,要多狠有多狠,我就一阵难受。我不知道未来的自己会骂我什么,但我知道那骂声是必会降临的。所以,我更难受了。似乎能看到一根手指对着自己的鼻子,一张脸表情恶劣,从那张坏嘴里说出的话语粗俗不堪,就是听不出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那张嘴消停下来。

关键词:自己

Next

这里还没有人留下过评论。
有兴趣说几句吗?

添加新评论

*设定头像请访问Gr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