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已不可出口

昨天晚上写了一千五百零八个字的一篇文章。算是辛辛苦苦的一片作品了,读来语句通顺,还显得幽默风趣非常。
只是到了最后发布的时候,我硬是把“公开”二字改为了“私密”。
只因与现实牵扯过多,与自己牵扯过多。
想着,若是熟悉我的人,只怕是不能就文章论事,而是就人论事了。
这是我不想见到的。

想最初,这个博客建立之初,我愿说什么说什么,对于读我文章的人来说,这里的我就是真实的我。
可是我却想着让这里多一些人气吧,向身边的人做着硬广告,人没来多少,顾忌却多了不少。
有些话,不能说了。
<div style="display:none;">(知乎微博事件,倒和我现在的体验蛮像的。)</div>
话一出口,便是等待着的负责。
逃不脱的责任啊。
话,不如不出口。

我在想,该用什么办法,才能对我出口的话不负责任呢。
怎样,才能让没见过我现实一面的人见到我的网络一面从而不感到诧异,才能让只见过我现实一面的不必要见到我的另外一面。
我是不是又应该搬一个家了。
因为,不知道怎样的客人会来访。

Read More

我觉得我最近就是一个发了春的神经病啊!

重复一下标题:我觉得我最近就是一个发了春的神经病啊!
来来来,给我一个扶额的表情。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我刚刚和我的老乡兼同系学长讨论了他刚刚被女朋友甩了的事。没错我当初是对他有好感来着,他是一个幽默风趣又体贴女朋友的男人,对,有女朋友。他是班长,我阴差阳错居然成为了生活委员(见前文),我们为班级的进步一起合作了一些事情。但是我想啊想,他有女朋友啊,他和女朋友关系可好了,他策划的我们老乡聚会的深层次目的就是为了给他女朋友过生日啊!拆散别人姻缘是不对的啊,当小三是会受谴责的啊,再单相思下去不如去死啊!
然后他们就分了啊,分了啊,刚刚还看到他们一起吃早饭,然后回来就看到群里他说分了啊!!然后我就幸灾乐祸了啊,这是天注定啊!(原谅我。)然后我就一副不干我事(其实还真的不干我事)的表情,开开心心地和室友说——我觉得这桩事情太搞笑了啊,这么好的女朋友都能让她给跑了啊!嗯,神经病发了。然后我以公职之便和他讨论了他怎么的就被甩了的事,确认事实了以后我忽然就好开心啊,我神经病啊!
更开心的是,他女朋友跟他分是因为忘不了前男友啊,忘不了前男友啊哈哈!这么会这么悲催啊,学长那是多么顺着她顺着她顺着她啊,结果现在她和她前男友已经复合了= =算了,要不是我看上了这学长,我真的会为这样的悲剧悲伤的。

如果就这样就说自己是个发了春的神经病这是不科学的,是被艺术夸张了的。但是不只是这样啊,还有另外一个某旦的同乡学长啊,中秋节由他带领就集体出去玩了一趟,然后没事总看我吧,那我就以为他常常看我是对我有好感呢,应该有好感啊!然后我很容易被勾引的啊,然后我就被勾引了。我对他也有好感了,想着他的欢乐与智慧,我觉得如果他对我有好感我们就这么成了也不错。然后发春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憋不住、想他要死、和他表白了啊,我白痴啊!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对我是有好感的,但是神经病的直觉是不可信任的啊,他说——我对你没感觉。没感觉啊,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没感觉啊,蠢货!然后我居然觉得一见钟情不可放弃,正在死追烂打每天晚上跟他说晚安刷存在感啊!刷什么存在感啊,这种脑残的感情就应该早早放弃啊!不不不,放弃一段感情太痛苦了,虽然只是脑子筋抽牢的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不该欺骗自己是不是?是不是?是你妹啊!你一见钟情的不止这一个啊,你只不过是因为表白了被拒很丢脸才死缠烂打的好不好啊!

然后呢,就是和另外一个男生每天谈论哲学了。或许他认为我只是处于哲学高度上的同道中人,但是像我这种发了春的神经病是不会这么认为的啊,我绝对是以为他看上我了啊!对啊,每天谈哲学啊,谈理想,谈人生,每天啊!还有我一点也不懂的什么建筑啊,诗歌啊,而我为了保持形象,谈论物质和意识的时候,能说几句的时候还居然会装模作样地说几句啊,然后我还被他用“向死而生”、“尼采说过”这样高尚的词给形容了啊!然后我们就各种“晚安”,各种“嗯”,各种“好”啊。他说国庆会来我家乡旅游,我还自告奋勇说要不要我来当导游啊~~~我要不要这样子倒贴的啊!

咳,还有一个学弟。互相尊重爱好,谈得来,算是有缘分,每天晚上报晚安是快几个月以来的传统习俗啊。很暧昧吧?很暧昧吧!不知道是我真实的记忆还是神经病时的幻想,他曾问我——我当你男朋友怎么样。我拒绝了,因为他年龄比我小。然后呢,我们依然保持暧昧啊保持暧昧啊,快几个月了啊!
咳,我们其实只是互相关心而已。不是暧昧。是友谊!没错,友谊!不管谁信不信吧,我信了。
丫的你就自欺欺人下去吧!

然后,没错,还有然后,还有一个同级生,高中同校不同班,他长的可黑了。我也是。我神秘的第六感又告诉了我,他暗恋我,他从高中暗恋我到现在,他前几天还问我地址、提出要给我寄一封信来着,我展露出一颗纯洁的心并且接受了、并且欢迎。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男女之间怎么会有纯洁的友谊呢?更何况是像我这样的女神经病呢!我难道不知道这对我们两个都是祸害吗?!

以上是真的有往来并且比较发春的事例。
神经病体现在,如今无论和什么样的男生接触都会觉得是爱情的萌芽,恋爱的前奏,太,太,太脑残了吧!
而且,暗恋很多人;并且,当真以为很多人暗恋我……

摔!
太丢脸,私密了。


2016.11.19 Update 觉得这篇三年前的文章代表了美好的青春,于是决定取消私密、放出来彼此瞻仰一下。(不知道再过三年以后的自己会不会因为这个主意劈死自己。)

Read More

关注着知乎。

知乎出大事了。
最近知乎的麻烦太多了。
再不做一点什么,知乎会完蛋的。
知乎完蛋了,我又到哪里去呢?多看一点书吗?再开始在博客写一些文章吗?学习?

呵,这桩事情太搞笑了。
知乎上的人啊,来一次头脑风暴吧!
我们得要/必须解决这个问题,这是知乎乃至互联网未来的原则问题。
我们要再认真一点啊。
互联网认真的角落太少了,可别再少一个知乎啊。

不过如果知乎不能安然度过此次大事件,我又该何去何从?
大家呢?

Read More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今天算是本人的幸运日吧。

中午,知乎前辈黄继新居然在知乎上给我留了一条回复。

黄继新对我说了一个「哦」

虽然只有简短的一个“哦”字外加一个句号,但是这依旧让我高兴了下午整整两节的高代课啊,依旧让我觉得我在知乎的日子已经充满价值了!
难道这,就是男神的力量吗?!!!

然后到了晚上,特意找了一条漂亮的(低胸的)裙子去参加红十字会同伴互助部的面试了,但是没有想到给我面试的居然是一位妹子,太出乎我的意料了,美人计完全不管用啊!面试的时候我的表现也是各种嫩加糟糕。虽然从现在看,面试这事儿黄了,但是从长远看,第一次(之前似乎也还是有的)面试失败告诉我,我的身体还有许多器官需要进化。我会再努力的!

再然后,依旧是晚上,去了那同济“JA”的新生一百问活动,就是听学长宣讲啊,演说啊,Q&A 啊,小游戏啊……我自然是(穿着低胸装)以一种及其羞涩的状态坐在第二排听讲啊。然而那些自告奋勇参加小游戏的,鼓起勇气问学长问题的都只是被奖了几个书签啊,我啊,我一闲人,居然成为了摇奖抽号产生的唯一幸运观众,直接拎走了一只 Minion 的玩偶啊!啊哈哈哈!

Minion 玩偶

接着然后,我又想起昨天,我和一同学去了老师的办公室,因为我们以为正在召开全班的班会。可是没想到,我们到了以后才发现加上我们总共才只有六位同学在那里,不是竞选班长的就是想当团支书的,班级核心的会议在我们俩的围观下开始了。结果后来我们两个因为凑了个热闹,也光荣地成为了领导班子中的二员,我是生活委员,她是团的组织委员。这两个职务高级吧!而且特容易就当上了,也没自荐,也没申请,也没在全班面前丢脸,稀里糊涂开了个会,就得到华丽的班委身份啊哈哈。

忽然就想起了前几天看到的那句话。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摇号之前,我就觉得幸运观众会是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