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ToDo,这是我想做的,但是更好的团队做了这件事

Fartodo

怎么办,怎么办,我欠下好几篇文章了。

算了,写到哪里算哪里吧。

FarToDo,和 Farbox 一样是 Z.R.E.Y Inc. 的作品。Farbox 我曾经在博客中提到过一次,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博客程序,把文章以 Markdown 书写,用.md文件的方式保存在云端网盘(现支持 Dropbox 与 Google Drive),专注写作,无需数据库,支持绑定独立域名。简单轻巧、门槛低。

Your Cloud became a Host, FarBox made it happened.

Farbox

然后,他们有了一个新的创意。

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To Do List」。对,这就是我一直想要的「To Do List」,单纯、明朗。

  • 不会丢失、保存在云端、可靠
  • 随时可用,可以网页形式访问
  • 新建、完成、删除,快捷简单
  • 嗯,然后就没有更多的东西了

Fartodo 开始吧

Read More

我以为我不会很想念曾经的大家的。

因为想试试看架构在 Node.JS 上的 Ghost 是什么东西,就自己为自己添置里一个 vps。本来想的是水到渠成的事,结果发现自己完全不会用啊,所以拖啊拖啊……现在有了一点时间,以为活可以干起来了,没有想到,买的便宜货连接不上了……那就装作优雅的样子等待吧。

题外话说完,我本来以为我不会很想念曾经的大家的。我以为大家会带着快乐分开,总是笑着相聚,还能遇见一波新的朋友、新的人,说说笑笑,旧瓶装新酒,就算是和不一样的人也能过和以前一样的日子;新欢胜旧爱,待得冬天看雪的日子到了,便只记得新人笑了、哪还会记得曾经;就算忆起了曾经,同新人说说谈笑便罢了。

如果确是这样,那我,还真的是太不把大家当一回事了。

绍兴一中的路口

看着这个路口,我可以清楚的回忆起,左拐是食堂,右拐是操场,直走是回家,转身那么就滚回去自习吧。 瞧,我记得可清楚了。 我料不到的是,有许多许多事情,我已经忘记了;我很多很多种欢笑,我好久没有听到了,也许我再也不会听到了。

?「快点,画出受力图,我要受力图,我只要受力图。」、「这种<abbr title="此处指会考">低档次的考试</abbr>不用准备的,你们是干大事的人,准备高考!」,还有那总是提到的「以后发达了回来记得给我们学校造二十八层啊。二十八层造不起造十八层啊可以。」哈哈,宁静的午后,看到别人的分享,一字一句读过去,没错,这句说过,是啊,这句经典啊,我耐不住捶着桌子,我忍不住掩口呐喊。只是,手指朝下滑着、滑着滑着,每看到滚动条向下走一点,就是一点心疼。当六十七句话读完,我斗志昂扬,是不是大家一起为我们的28层楼努力一下?那样的热情与温暖拥抱着我,舍不得把文章独完的心疼似乎已被抚平。

谁让我想起了更多、太贪心!<abbr title="陈嘉禾,别忘记了名字啊!">×&+</abbr>的「十五一说」、「Our fifteen=Our family」……文风是欢乐的,故事是精彩的,人物是生动的。可是,可是,我却忍不住居然哭了。不不不,当时还没哭,结果越想越难过,越想越难过,就想写一篇文章把这种难过的感情记录下来。就是列位读者看到的这篇。只是很可惜,我已经错过当时的感情了。因为,现在的这一段话写在那时再过十三天。因为,那个时候我去哭了。哭完,身边的人叫我出门去刷晚跑。我本来似乎还没有哭完的,但是太矫情是要被笑话了不是?拿着块干毛巾把脸一抹就出门了。反正,都入夜了。反正,马上就会回来。反正,没人会看到。反正,出门压根就没有人在意我是不是哭了,是不是眼睛红着,是不是鼻子抽着,是不是神情不自然,是不是在难过。既然如此,那就出门吧。

如果有<abbr title="谢谢你们!">读者</abbr>无法理解上文奇怪的转折与奇异的逻辑,我在此解释一下——我文章写到一半,就是刚加完几个链接,被叫出去绕操场刷卡了。然后,这篇文章一直都没有写下去,拖了十三天,日子虽不长,但是感觉淡了。

细看来,在文章初写之时,感情基调尚是积极向上的呢。说着什么,不应该把高中的同伴看太轻呀,校园的点点滴滴依旧记得清清楚楚呢,真是想去实现那个二十八层楼的理想呢。只是,渐渐的,谈不上渐渐,只是一个下午,沉淀了一个下午、沉默了一个下午的难过不小心溢了出来。因为,虽然同伴们的质量永远很大,可是真的已经离了好远,根据引力公式,似乎计算结果并不可喜呢;校园里的点点滴滴真的还记得清楚吗,就算现在还有着三年来的惯性,那么再过四年呢,我的心还会为一个几乎再也不会去、再也不会在那里生活的地方留位置吗;而那个二十八层楼的理想,那个二十八层楼的理想倒还真是挺有机会实现的,只是我却宁愿它永远不要实现,我宁愿永远是那五层的小破楼、那不大的小破教室、那偶尔能上网的小破电脑。

所以,我才会哭呀。哭出来就好了,让哭声掩盖时光流逝的声音,哭声渐止,即已经没有时间让给我难过了,要去做别的事情了。
每回哭,终止符总是这么一种画法。
没想到,我连用来难过的时间都没有了。
真是没想到。
如果早想到。
其实,我还是想到过的,只是已经忘了当时既已想到,我又做了什么。
与其发现什么都没有做,还不如相信,我真是没想到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