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诚勿扰

初中同学,一个特可爱、贤惠的女孩子结婚了!

我在像她这个年纪,或者说,在我这个年纪在干什么呢?

居然在马路边站了三小时等一个大楼为我亮灯。

不过那是一栋从来不会给我面子的大楼,所以即使我在那个十字路口叫了外卖,站着吃完了送来的鱿鱼和鸡翅,它也没有睁眼瞥我一下。

但我应该怨那座大楼吗?当然不该,因为它从来没和我说过它会亮灯——请我来看呀。

大楼不曾扰我,扰我的是somebody。回去吧,不要坐在路边石头上码字了,忍耐和克制没有那么难,我一定可以,做到的。回去吧,别等了。

非诚勿扰啊!!
——可现在呐喊已经来不及了……

Read More

关于「做自己」的几点思考

  1. 鼓励别人「做自己」,究竟是好是孬?
  2. 至少当我们不敢对自己给他人的建议和要求负责的时候,最讨巧的应对总归是「做自己」。
  3. 但是鼓励别人「做自己」没有错。
  4. 不过我在鼓励别人「做自己」的时候,其实是在撇清责任——那么接下来你的行为造成的任何恶果,与我无关。
  5. 鼓励别人「做自己」,还能帮助自己撇清道德上的责任——我不曾想给他任何压力。
  6. 想撇清责任也没错,和鼓励别人「做自己」一样没错。
  7. 但听多了「做自己」为什么会不爽?
  8. 是因为自己无知?是因为自己无能?——我们既不认识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那么「做自己」好像一句空话呀。
  9. 所以真正能够「做自己」的人很不容易。
  10. 所以「做自己」才需要鼓励。

(1)1. 但鼓励别人「做自己」,究竟是好是孬?

Read More

一直在路上,一直在梦上。

情报商人之路

那就去吧,去当情报商人。

还记得昨年收拾玩意的时候,从角落还是哪里摸出一张没位置贴邮票的明信片,是三年前刚踏进校门,写给自己的「勿忘初心」。

想不到,原来三年过去,我没有不知不觉地忘记梦想;

反倒是,不知不觉地还记得自己的梦想。

想要很多很多的自由,可以让我做自己想做的的事而不必顾头顾尾;想要大片大片的时间,足够我做一件事做到满足、做到尽兴、做到极致、做到痛快,当完工后会出现另一片时间供我沉浸于又一件事中;想要当一名情报商人,想要冒险,想要掌握时间魔法,想要经济自由,想要当一名政治会考得了B的政治家,想要耳边永远放着音乐,想要有个男人在我很无助很难受很想哭的时候对我说“别哭,我不会再让你流眼泪”,想要去上海,想要去 London,想要等中日和平后去日本,想要像周总理一样海葬,想要活好久好久,想要……

——《转眼,竟已是二零一三》 - December 31, 2012

还没想到的是,转眼,竟已是二零一六,过半。

惯常地说一下全文中心思想吧!就是想自嗨我被复旦图书情报专业数据管理与应用方向录取啦,还是保研哒,明年就要去读研究生啦,真开心!(这段日子也被我男朋友弄糊涂了,想知道,如果每篇文章,我不用大白话解释一下我想说啥,是不是蹦出来的每个字都可难理解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