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诚勿扰

初中同学,一个特可爱、贤惠的女孩子结婚了!

我在像她这个年纪,或者说,在我这个年纪在干什么呢?

居然在马路边站了三小时等一个大楼为我亮灯。

不过那是一栋从来不会给我面子的大楼,所以即使我在那个十字路口叫了外卖,站着吃完了送来的鱿鱼和鸡翅,它也没有睁眼瞥我一下。

但我应该怨那座大楼吗?当然不该,因为它从来没和我说过它会亮灯——请我来看呀。

大楼不曾扰我,扰我的是somebody。回去吧,不要坐在路边石头上码字了,忍耐和克制没有那么难,我一定可以,做到的。回去吧,别等了。

非诚勿扰啊!!
——可现在呐喊已经来不及了……

Read More

关于「做自己」的几点思考

  1. 鼓励别人「做自己」,究竟是好是孬?
  2. 至少当我们不敢对自己给他人的建议和要求负责的时候,最讨巧的应对总归是「做自己」。
  3. 但是鼓励别人「做自己」没有错。
  4. 不过我在鼓励别人「做自己」的时候,其实是在撇清责任——那么接下来你的行为造成的任何恶果,与我无关。
  5. 鼓励别人「做自己」,还能帮助自己撇清道德上的责任——我不曾想给他任何压力。
  6. 想撇清责任也没错,和鼓励别人「做自己」一样没错。
  7. 但听多了「做自己」为什么会不爽?
  8. 是因为自己无知?是因为自己无能?——我们既不认识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那么「做自己」好像一句空话呀。
  9. 所以真正能够「做自己」的人很不容易。
  10. 所以「做自己」才需要鼓励。

(1)1. 但鼓励别人「做自己」,究竟是好是孬?

Read More

一直在路上,一直在梦上。

情报商人之路

那就去吧,去当情报商人。

还记得昨年收拾玩意的时候,从角落还是哪里摸出一张没位置贴邮票的明信片,是三年前刚踏进校门,写给自己的「勿忘初心」。

想不到,原来三年过去,我没有不知不觉地忘记梦想;

反倒是,不知不觉地还记得自己的梦想。

想要很多很多的自由,可以让我做自己想做的的事而不必顾头顾尾;想要大片大片的时间,足够我做一件事做到满足、做到尽兴、做到极致、做到痛快,当完工后会出现另一片时间供我沉浸于又一件事中;想要当一名情报商人,想要冒险,想要掌握时间魔法,想要经济自由,想要当一名政治会考得了B的政治家,想要耳边永远放着音乐,想要有个男人在我很无助很难受很想哭的时候对我说“别哭,我不会再让你流眼泪”,想要去上海,想要去 London,想要等中日和平后去日本,想要像周总理一样海葬,想要活好久好久,想要……

——《转眼,竟已是二零一三》 - December 31, 2012

还没想到的是,转眼,竟已是二零一六,过半。

惯常地说一下全文中心思想吧!就是想自嗨我被复旦图书情报专业数据管理与应用方向录取啦,还是保研哒,明年就要去读研究生啦,真开心!(这段日子也被我男朋友弄糊涂了,想知道,如果每篇文章,我不用大白话解释一下我想说啥,是不是蹦出来的每个字都可难理解了?)

Read More

Fall out of love

就这样失恋了呗。
因为是很喜欢的人,所以我的心特别特别疼,生理上的。
而且也因为真的爱过,甚至依然爱着,所以才想让这段感情结束得郑重一些。
发一个失恋声明算不算足够郑重呢?

我以为在这段感情里我是萧十一郎,没想到却只是风四娘,他才姓萧。而他对我的感情也永远不是爱。


后续,然后我又以一个男人的身份把他当女朋友追回来了。
嗯…………………………
唉,感情的事情啊!

Read More

过路的旅人和翻窗的朋友

一个大户人家有一个豪宅,豪宅搭了一个院子,院子里摆着一把椅子。一位过路的旅人实在走不动了,便走进院门,在院子里的椅子上歇了歇脚,想着如果这户人家主人出来了,一定要好好道歉,并表示感谢。但主人没出来,旅人觉得不累了,就这样走了。

这户人家有一回全家出门旅游了,豪宅就空了下来。这户人家也有一个朋友,朋友嫌弃自己家太小了,又觉得豪宅主人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就不打一声招呼踏进那家院门,从窗子里翻进主人家里,打算住了下来。

巧的是宅主人的邻居看到了,便拦了下来。邻居知道这是位朋友,但看这翻窗的架势也不像是征求过主人同意才住进来的,就说道:「你要是翻进去了,我就给主人打电话了。」那朋友反问道:「你告诉他干嘛,你不告诉他不就不会知道了?我在这里住着又能对他有什么损失?我们是朋友,难道朋友之间连共享个房子都不可以吗?」说罢,翻墙进屋。

邻居无奈,打了通电话。
豪宅主人听闻后,只得亲自把那位朋友请走了。
偶尔朋友和宅主人再相来往,见到邻居都恨不得把那家窗子砸了才好。


旅人和邻居都是我;「朋友」是我的一位室友,宅主人是我的另一位室友。
暑假,我和那位室友单住四人寝。室友嫌自己座位太乱,不适合学习,就自顾自地想去另一位室友Z的桌椅上长坐了。
——并没有经过当时人的同意
——且彼此都知道当事人不会同意。

我就发言了:「你要是一坐下,我就微信告诉她,你坐了她的座位。」
她的回复如上文里的「朋友」一般,说罢坐下了。
她坐定,我的微信也就发出去了。
果不其然,座位的主人让她滚。
「让她滚」是原话。

而这位室友见我真发了微信,竟记恨上我了。
也不和我挑明,只是阴阴地里告诉座位的主人,「哼,我要告诉另一位室友Y,她(我)找你告我的密,她还在Y不在的时候把东西放到Y那里去过呢!当时还说不告诉Y就行了!」
——乖乖,我不告诉Y是觉得没必要。你帮我说了,我也就认了,毕竟在占用Y的地盘的时候,我就怀着要道歉和感谢的心;而我也知道,如果Y知道我这么干了,骂两句就算了,她知道我的态度;又或者我主动去征求Y的同意,完全没有问题。事实上,上个寒假Y给我的地表面积Authorization Key也许还没有过期。
——而你,你不愿我告诉Z是因为你不敢。你明知Z不会同意,却希望我帮你一起瞒着她做对不起她的事,并且嘴里说的(心里想的)是,「朋友之间,共享个座位本来就没什么关系!(Y和Z要是真的不同意,也是忒小气。)」

我在明确不跟这位室友趟浑水的情况下和Z告了白,于是她想和我冷战了。
那我真是又惊又喜,除了觉得忍了她三年在最后一年功亏一篑有点可惜以外,别的其实还是以喜居多,这样省得担心我日后真有豪宅,她自居朋友的身份不打一声招呼来住怎么办,她领了个孩子去我孩子的房间拆了满屋子的手办怎么办。这样想想,还是尽早断了联系的好。
至于冷战,我还真其实是不怕的。(那个过去的例子就先不说啦。)

Read More